当前位置 >> 文明在线
东方网记者24小时直击固川路 "天然活禽屠宰场"污水横流[图]
2009年8月20日 08:32
来源:东方网 作者:霍世杰、尤歆飞、王铭泽、裘颖琼、陈珠还 选稿:尤歆飞

image

图片说明:在“禁令”下,小贩们依旧肆无忌惮地摆摊

image

图片说明:小贩们直接将活禽扔在地上,准备交易

image

图片说明:固川路150号前长期“驻守”的商贩(摄于8月19日上午)



  东方网记者霍世杰、尤歆飞、王铭泽、裘颖琼、陈珠还8月20日报道:106条文字投诉,22次电话反映,“固川路”、“三官堂”、“乱设摊”、“非法活禽交易”等字眼频频出现在东方网“文明在线”的曝光台。作为上海三大活鸡交易市场之一的三官堂活禽交易市场,曾经一直保持着良好的环境。但从2005年固川路上成百上千的活禽交易摆在马路上进行交易后,这里的脏和乱就成了老百姓投诉的热点。8月18日至8月19日,东方网“文明在线”报道组“驻守” 固川路24小时,直击马路活禽非法交易全过程……

    网友投诉: 《固川路上卖、杀活禽与迎世博要求格格不入》

               《固川路的马路鸡市场已成顽症》

               《固川路上活禽非法交易谁来管》

               《曹杨路固川路半夜“鸡鸣”》
  

  清晨:家禽市场偷卖鸭和鸽  3小时不见城管   

  固川路东临曹杨路,西靠兰溪路,是一条不足500米的小路。8月18日清晨6点,天还有些灰蒙蒙,固川路曹杨路口人行道上已满是鸡毛鸭毛。东方网记者往西走到101号三官堂家禽交易市场门口,约有30多位商贩将几百只活鸭和活鸽子笼摊在马路上,味道十分难闻,原本就不宽的道路显得十分狭窄。   

  6时15分,东方网记者看到,来自河南、山东、河北、江苏和浙江等地的大小型货车停在马路上,在固川路150号前面,两位妇女很熟练地宰杀着鸭与鸽,并放进锅中烫毛,夹杂着鲜血的羽毛到处都是,有几位市民等着购买。东方网记者以饭店采购员身份与其中一个商贩攀谈,对方表示鸭子和鸽子都是从河南拉来的,“你啥时候要,要多少都没问题,只要预约好就行。”

image

图片说明:洒水车定时对固川路及两边人行道进行冲洗(摄于8月19日上午)  

  6时30分许,记者在固川路旁边的一排平房中发现一个活禽储存点,在这个仅有几平方米的房间里,大雁、野鸡等活禽应有尽有,房内发出阵阵恶臭,小贩一边洗手,一只死鸭子就吊在水龙头上。曹老板十分热情地向东方网记者介绍,“市场里管得严,不让卖鸽子和鸭子,咱有关系就能偷偷卖。”   

  从8月18日清晨6时到9时许,东方网记者没有看到一位城管人员在固川路执法,约有10名环卫工人则从7点开始从固川路两侧开始清扫,洒水车也在8点左右开始向马路喷水清洗。   

  在固川路上随处可见“严禁占路乱设摊、严禁飞禽水禽交易”字样的告示,但仅隔几米之外,上百只鸭子被堆在马路上。8时左右,一位城管和两位戴有“巡查”字样红袖标的执法人员在兰溪路上出现,其中一位“巡查”对着在绿化带上打牌的小贩们说:“明天(8月19日)别来摆了,明天有大领导来视察。”说罢,3人继续沿着兰溪路走去,却没有走进固川路。   

  在固川路近兰溪路还有一家废品回收站,从早上6时开始,各种泡沫、铁框、纸箱子都堆放在固川路两侧,环境十分糟糕。早上8时左右,不少外地牌照的车辆开始陆续离开。9时,环卫工人已经将固川路清扫了一遍,仅有部分小贩仍在摆摊。

 

image

图片说明:小贩们源源不断地将活禽运到固川路

image

图片说明:小贩和拾荒人睡在自建的简易木棚中

image

   图片说明:晚上11时,小贩和拾荒者露宿街头,“养足精神”准备凌晨交易

  夜幕:恶臭弥漫污水横流 让人作呕   

  8月18日晚11点,东方网记者来到曹杨路固川路路口。路灯下已有小贩打着赤膊,提着鸭子,叫卖生意。沿着固川路向东侧走去,一阵阵浓厚的鸽尸、鸭屎恶臭扑面而来,让人作呕。马路两侧灯火通明,热闹非凡。小摊小贩有的推着小车,载着一箱箱活鸭活鸽来到路边,开始卸货摆摊;有的则开着面包车,源源不断地将活禽运送过来,喇叭噪音不绝于耳。“禁止活禽交易”的告示在路灯下格外醒目,但是小贩们我行我素,就在告示下当街交易。大量活禽在这里聚集,一旦发生禽流感等疾病,后果将不堪设想。   

  整条固川路上,鸡毛、鸭毛等散了一地,禽类尸体无人清理,恶臭难闻;鸡鸭血夹杂各种污水,遍地横流。小贩们当街杀禽拔毛,俨然成了一个天然的禽类屠宰场。不少小贩在人行道上用木头、支架搭起简易帐篷,在此“安家落户”;也有人在马路上架个弹簧床一躺,与鸡鸭同睡。   

  在马路的另一侧,一些拾荒者正在收集小贩们弃之不用的泡沫塑料盒和纸箱。据东方网记者打听得知,他们将把这些泡沫塑料和纸箱送往铜川路水产市场和其他农贸市场,供其他小贩包装货物用。这些经过多次使用的塑料盒已经脏旧不堪,其清洁度根本无法保障。

  据了解,三官堂禽蛋市场搬至固川路已有14个年头,因为管理有方,卫生情况较好。禽蛋在市场内交易,不影响居民生活。随着2004年,市政府规定,除活鸡外,其他活禽不能进场交易。于是,小贩们纷纷在禽蛋市场外摆摊交易,规模越来越大,一发不可收拾。如今,整条固川路仿佛成了小贩的地盘。而固川路也成了名声在外的禽蛋市场,许多菜场小贩、饭店、个人买家都到这里进货。   

  固川路的“脏乱差”让附近绿翡翠小区居民深受其害。8月18日晚12时,居民张女士告诉东方网记者,固川路的恶臭已经严重影响了市民生活。每次一起风,禽类恶臭就飘进窗户。小区居民从不敢开窗,也不敢在外面晾衣服。只要衣服放在外面,就会染上这种混杂的恶臭和禽类羽毛。居民纷纷告诉东方网记者,只要一经过固川路,身上就会染上禽类臭味。

  居民王女士告诉东方网记者,每天凌晨2时至4时,是固川路市场最繁忙的时段。大大小小的卡车、汽车载着货物蜂拥进入固川路,开始交易。这些小贩将全国各地的禽类送到固川路,向次级小贩和普通市民发售。喇叭声、叫卖声噪杂不堪,居民无法安睡。到了早晨5、6时,固川路上全是活禽交易留下的污秽物,臭不可闻。

  8月19日凌晨,东方网记者在固川路采访时,引起不少小贩狐疑的目光。几个彪形大汉光着膀子,跟随在记者身后,狠狠地瞪着记者。在一个卖鸭小摊前,当记者拿出相机拍照时,一个中年男子突然跳将出来,横在记者身前,破口大骂:“拍什么拍?!这么晚了不好好在家睡觉?出来管什么闲事?我又不犯法,这是我的地方,你少管!”说着又挥舞着拳头,作威胁状。  

  上午:小贩喘息时  保洁正忙时   

  8月19日上午9点,一宿的忙碌过后,大多小贩早已休息,只有零星的摊贩仍“坚守阵地”。相比前一小时,固川路显得很落寞。此时,从远处开来了一辆洒水车,沿着固川路整整“转悠”了3圈。不一会儿,一位市容环卫工人从车上下来,给洒水车补水。

  这名环卫工人告诉记者,固川路的清扫工作十分繁重。环卫工人分成日、夜两班,每天对固川路要进行7至8次的定时清扫,“先有环卫工人将鸡毛鸭毛扫除,洒水车再进行多次洒水,这样就不会堵塞下水道了。”等活禽交易结束后,环卫工人一天最忙的时候就开始了,尽管对路面冲刷了很多次,但记者发现仍有不少地方残留着难以根除的鸡鸭屎和鸡毛。

image

图片说明:固川路的人行道被垃圾侵占(摄于8月19日上午)

image

图片说明:当街卖鸭鸽的小商贩走后留下的垃圾(摄于8月19日上午)

  傍晚:余味未散 禽毛禽屎残留

  8月19日下午4点,东方网记者来到固川路曹杨路路口,由于并非交易的高峰时段,贩卖活禽的小贩大部分已撤退,整条固川路上仅剩下数个摊位。临近下班时间,已零零星星有一些市民前往这几个摊前购买活禽,只见摊主们熟练地挑选、称重、宰杀,顾客可选择的活禽种类“丰富多彩”,鸭子、鸽子、鹌鹑等,而此时几乎是固川路一天内最“清净”的时刻。  

  记者看到,全长仅数百米的固川路上,标示着大大小小数块“严禁占路设摊,严禁飞禽水禽交易”等警示语句。一块由真如镇人民政府、普陀区工商局真如工商所和真如城管分队联合颁布的禁止在固川路上进行非法飞禽水禽交易的公告“矗立”在固川路兰溪路路口,日期标示为2009年6月10日。  

  “固川路活禽交易大概有3年了,每晚下班走过这里总觉得非常难受。”家住曹杨路2000弄绿翡翠家园小区的杨先生无奈地对记者说:“城管对此也不管不问,每天仅有洒水车来冲洗路面,这怎么能冲得干净呢?”据杨先生反映,对固川路活禽交易颇有怨言的市民不在少数,而在吃饭时遭遇禽毛“光临”已非鲜见。投诉人陆女士气愤地说:“投诉有什么用?我已经对这事没有耐心了,反正不会有人来管理的!”  

  相对于马路禽类交易市场的“丰富多彩”,作为沪上最大的家禽批发市场和华东地区的禽蛋集散地的三官堂禽蛋市场,交易的禽类品种仅限于活鸡,着实显得十分单一。三官堂市场检验检疫及治安负责人告诉东方网记者,如今在固川路上“驻守”的小贩大部分都曾于三官堂市场内进行经营,但自2004年禽流感疫情爆发后,三官堂市场就成了政府着力监控点。2005年有关部门下发了一个文件,规定本市除按规划设置的交易市场内允许活鸡交易外,未经市政府批准,不得从事其它活禽交易。这些小贩被驱赶后自发来到了固川路上,形成了目前这股马路活禽交易的强大势力军团。   

  一边是如火如荼却令居民深恶痛绝的马路活禽交易,一边是品种单一的三官堂禽蛋市场,对于固川路的现状,这位负责人的脸上流露出无奈,“将固川路马路摊贩纳入三官堂市场其实更便于进行统一管理。”他同时表示,品种单一也极大地限制了三官堂市场的经营和运转,原先整个市场共有一百多名管理人员,但如今仅剩50多名。   

  在固川路一边的围墙上,“修脱毛机”、“订做鸡笼”等白色粉刷广告语十分醒目,旁边则是一个个宛若家庭式的小作坊,主人正在翘首以待生意的到来。积聚于路边的污水混杂着禽毛、禽屎在阳光下泛出幽幽绿光,整条固川路上弥漫着挥之不去的阵阵腥臭味。天色渐暗,黑云压城,眼见一场暴雨即将袭来。而随着夜幕的降临,固川路一日之内最为“煎熬”的时刻又将到来,届时,这里又将是另一番截然不同的景象。

 

相关链接:《真如镇:固川路活禽市场搬迁暂难实现 城管执法难度大》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